批阅

在硅谷工作都是高薪金饭碗?No!九成员工收入比20年前少

量力而为 12-07 20:14

对于科技创业的精英来说,硅谷无疑像是一块流淌着科技与资本的奶与蜜的应许之地。

硅谷范围图 图自CNBC

然而,随着独角兽企业们的高歌猛进,创业巨头的成功被人们津津乐道的同时,硅谷的贫富差距也正在被迅速拉大——加州大学圣克鲁兹分校发布的最新报告指出,过去20年间,除了前10%的顶尖人才外,所有硅谷从业者的工资都在下降。

财经媒体CNBC报道称,在将通货膨胀率纳入考量后,硅谷九成员工收入比1997年还少,仅硅谷收入前10%的顶尖人士的薪资出现了实质性增长。其中,尤以工资处于中等位置的员工受到的影响最大,20年间下降14%。

“我认为这是一个非常现实的警告。”加利福尼亚大学圣克鲁兹分校教授本纳说,他与从业人员一起发表了这项研究,“高科技一直是一个非常成功的商业市场,但我们需要商业领袖来确保我们的员工从经济增长中受益。”

都是临时工:门卫也分股的日子已成过去

“在过去的商业逻辑中,公司会用几十年的时间去寻找和积累人才。”硅谷科技公司Beeline的高级副总裁布莱恩·霍夫迈耶回忆称,一这位投资者在20世纪80年代参观IBM总部时,曾被警告,要小心如何与公司的门卫交谈,“当时,这位投资者大惑不解,他说,为什么呢?我的意思是,我当然会尊重他们,但我为什么要小心? ”

“结果他被告知,因为他们中有很多人都是百万富翁。”霍夫迈耶说,“他们在IBM工作了一辈子,IBM给他们的部分报酬是公司的股份。”

然而,这样的好日子对于现在的硅谷“码农”来说,已近乎天方夜谭。

本纳教授表示,由于就业市场竞争加剧,公司已不再需要慢慢积累或培养人才,因此,不仅是清洁工、厨师、安保这样的体力工作,人力、行政甚至程序设计师等职位,在很大程度上都变成了聘用制,这意味着大家都成为了临时工。在这种情况下,公司不需对这些人提供全面福利,更不会考虑分红或者分配股份给这些外包员工了。

调查数字显示,1990年,硅谷的员工中有22.5%从事高科技工作,而在低工资服务行业的员工中,4.6%受雇于高科技公司;到2016年,硅谷高科技行业的就业人数增加了25.3%,但高科技公司雇佣的低薪员工却下降到了2%。这并不意味着高科技公司对园丁或食堂工人的需求突然减少,相反,这些工作只是被外包出去,给了其他公司。

据全球自由接工平台Upwork 2017年报告指出,美国超过1/3的劳动人口属于“零工”,约5730万人。而在这个庞大的“零工”大军中,硅谷地区光是圣塔克拉拉县和圣马特奥县,科技公司的契约工人就达到3.9万人。

“外包,可以帮助科技企业保持较低的运营成本,因为合同工得不到相同的福利,比如医疗保险。”报告指出,“从更大的层面上看,合同工增多的趋势可以被视为不平等加剧的另一个迹象,因为它造成了一个下层劳动者群体。这些人表面上在全职工作,但却没有从全职工作中获得任何好处。”

据美国劳动部出具的数据显示,上季度,美国全国工资上升3.1%,达到10年来的最高值。然而,与此相对的是,加州大学圣克鲁兹分校研究显示,如果将通货膨胀纳入统计,20年来,硅谷只有收入最顶层10%的人士薪水上涨,其余皆下降。而这其中,中产阶级受到的影响最大,收入下降14%,年收入最底层的群体即使受到基本工资上涨的保护,收入仍然下降了1%。

硅谷工资分配不均,有薪酬高低比达59:1

作为高科技产业代表地区,硅谷始终被经济学家视为未来就业市场前景的缩影。正因为如此,这一地区的收入差距逐渐拉大,尤为使人感到不安。

财富分配不均的状况在硅谷也格外严重 图自Techcrunch

根据美国劳动部统计数字显示,全国软件开发者平均年收入约为10.2万美元,硅谷则远远高于这一数字:例如2017年,脸书的薪酬中值为24万美元。

与此同时,有分析者指出,在硅谷的高工资背后是更加严重的薪资不平等问题。

尽管美国证券交易委员会今年早些时候通过了一项新规定,旨在将CEO的高薪酬置于聚光灯下,接受社会监督。然而,这一做法在硅谷的科技公司中并不适用,因为这些首席执行官通常是拥有公司大部分股份的创始人。因此,他们哪怕少拿工资,仍可以通过股权和其他福利进行弥补。

例如,Facebook披露其首席执行官马克·扎克伯格去年的薪酬为1美元,但如果加上其个人的股份分红等收入,他获得总计885万美元的其他报酬,这使得Facebook CEO与中层员工的薪酬比率为37比1;亚马逊首席执行长贝佐斯在2017年的总薪酬为168万美元,与中层员工的比例为59比1。

被少部分人推高的生活成本:

许多服务工作者全职工作却无家可归

毫无疑问,硅谷的经济发展的确愈发欣欣向荣。

自2001年起,硅谷居民人均GDP增长了74%,是全国平均增长的5倍,但遗憾的是,这些财富缺没有落入普通雇员们的口袋——比如Google和facebook这样的大科技公司,较大比率的收益被分给了投资人和顶尖的极小部分员工。

尽管拥有巨额财富的人数仍然较少,但由于差距的加大,这一部分人仍然将硅谷的生活成本和住房成本,推高到了不可思议的地步。美国人口普查局表示,如果按生活费用调整,加州就是全美贫穷率第二高的州。这些中低收入的劳工在硅谷愈来愈难生存,比如在圣荷西,低收入者想租一间普通公寓,恐怕就要花光所有的薪水。

旧金山地区正在整理花卉的工人。对他们来说,在湾区的生活愈发艰难 图自Getty Image

“这是硅谷最严重的问题。对于大多数工薪阶层来说,他们的工资甚至无法支付住房和在该地区生存所需的费用。”国际服务职工联合会通讯主管Stephen Boardman说,“许多服务工作者是无家可归者的一部分,这些人全职工作,却仍然无家可归。”

编辑丨汪垠涛

对于此事,

如果您发现本新闻有虚假不实等问题

欢迎向我们后台留言举报

举报

批阅

一叶世木
苹果呢
汪俊杰iit4r
原以为一美元最低,还有一个0美元……
llff88
欢迎围观
查看更多批阅

量力而为

关注0 | 粉丝250

+关注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