批阅

文艺片需要宽容:地球需要《最后的夜晚》

京都传媒 01-02 21:05

元旦档期,最有话题性的电影应该是《地球最后的夜晚》,该片口碑的惊天反转颇有戏剧性。究其原因,主要是片方对文艺片《地球最后的夜晚》采用了类似商业片的宣发手段,从而让观众的体验产生了巨大落差,变“年度期待”为“年度失望”。但是,作为年度总票房已突破600亿的电影大国,我们应该接受不同类型的影片,尤其是有着探索精神、开拓性质的文艺片,而此时小众的国产文艺片,恰恰最需要我们的体谅与宽容。

作为毕赣导演的第二部电影,《地球最后的夜晚》于12月31日上映,因“一吻跨年”的营销口号,使得影片预售票房过亿,以2.64亿元的首日票房创造了国产文艺片的新纪录。

然而,毕赣的诗意文艺片显然并不适合小镇青年们作为约会的娱乐项目,以至于影片的口碑崩塌。2018年12月31日当天,《地球最后的夜晚》遭遇了大规模退票潮,人次为31.9万。

截至1月2日早上,影片的口碑依然在下滑,豆瓣评分6.8分,淘票票3.4分,猫眼则只有2.8分。

社交网络上更是出现了“这真有可能是《地球》最后的夜晚”、“毕赣,今晚恐怕是你最后一个夜晚”这样狠的标题。问题出在哪里?

可以说,该片的浪漫跨年营销使得一批原本不会去看文艺片的观众走入了影院,而毕赣电影的如梦呓语,使得影片的叙事形式大于内容。最终的结果是,观众没有看到想看的电影,而电影也没有获得能够懂得自己的知音,双方结下了“梁子”。

第二部电影明星加持

出生于1989年的导演毕赣可谓一鸣惊人,2015年的导演首秀《路边野餐》被喻为神作,带领观众走进潮湿的贵州黔东南地区,以平行时空的方式讲述了“时间中的人”,虽然很多观众难以完全看懂,但依然会被这部电影的诗意和梦幻所打动。

于是,毕赣立刻成了”潜力股“,汤唯、黄觉等名人纷纷为毕赣站台,黄晓明也表示愿意投资毕赣新片,即使赔钱也要投。

就这样,2018年,毕赣导演的第二部电影《地球最后的夜晚》“隆重推出”,汤唯、黄觉、张艾嘉等大咖加盟,与《路边野餐》时的素人演员相比,这绝对是升级换代。

《地球最后的夜晚》是一部面对自我记忆、家庭关系的电影。由黄觉饰演的男主角回到贵州,偶然发现了汤唯饰演的“神秘女子”的踪迹,继而回想起十二年前与她度过的那个秘密夏天。汤唯饰演这个“神秘女人”,她的角色在现实与记忆中切换。

虽然《地球最后的夜晚》投资加大,明星加持,但主题仍是毕赣的“寻找”,依旧是他热爱的梦境、诗意与长镜头。影片在进行到70分钟处,电影画面将由2D变为3D,随后便是近一个小时的一镜到底。

“一吻跨年”创文艺片预售票房纪录

毕赣的电影称得上是文艺片中的文艺片,个人风格非常明显,其受众显然更适合文艺青年。但是,影片发行方成功想出了一个“一吻跨年”的营销方式,让观看《地球最后的夜晚》成为了“行为艺术”。

12月7日,发行方写给全国各院线、影院一份跨年活动声明:“这也是2018年的最后一部电影,影院可选本片做跨年活动,选择在12月31日21:50开场,影片结束时恰好就是0点0分跨年那一刻。观众可以与最重要的人一起度过一个最有仪式感的夜晚,一吻跨年!”

同时在抖音上,官方也发起了各种#一吻跨年#的话题,文案都给你写好了,就等着评论区的小年轻各种@自己的另一半。

于是,宣传方将观众顺利发展至三四线的”小镇青年“,这个”一吻跨年“显然太吸引爱人情侣了,最终影片预售票房过亿,创文艺片预售票房纪录。要知道毕赣的上一部作品《路边野餐》,总票房也不过600多万。2018年漫威大片《毒液》的首日预售也只不过5800万。

之前有人曾问毕赣:“如何看待这场营销?会不会担心二三四线城市的观众看完这部文艺片后发现跟预期不符。”

毕赣回应说:“这是一部非常艺术化的电影,我的宣发同事不偷不抢不下跪,靠自己的能力,靠自己的知识做一件事情,我没有觉得他们有任何过错。我非常尊重他们。”

而除了借助新媒体营销之外,导演毕赣还参加《吐槽大会》《十三邀》以及知乎等节目和平台,为新片做宣传。

黄觉今年8月份就在自己的酒吧特别定制了鸡尾酒“地球最后的夜晚”,并在微博表示任何人只要一口把酒闷了,然后朗读杯底的文字,拍下视频@他,他就请客,电影热度走高之后,有网友透露黄觉的酒吧客流量猛增。

上映次日票房跳水破纪录

猫眼专业版显示,《地球最后的夜晚》在12月31日排片占比达到了70%以上,2019年1月1日便开始断崖下跌,预售票房不足30万。可见在“一吻跨年”的营销之后,影片已经回到了一个正常文艺片该有的体量。

“后果很严重”的是,首日预售的高票房造成的观众观影“与预期不符”,虽然让影片以2.64亿元的首日票房创造了国产文艺片的新纪录,但也严重透支了影片的声誉。

12月31日上映第一天,很多观众在观影之后却纷纷给了《地球最后的夜晚》差评。有观众表示“从头到尾都没看懂啥意思”,“超级烂”,“难看到不行”,甚至被评价为“有史以来最无聊没有之一的电影”,影片从“年度期待”变为“年度最烂”。

1月1日,票房跌幅高达95.7%,打破了内地影史破亿级别影片的次日跳水纪录。

“烂片”评价有失公允

与浅白直接的商业片相比,文艺片大多重情绪、轻叙事,更为注重艺术的开拓性质,通过僭越规范或者冒犯常识,背叛一切商业电影的既成模式,在实验性尝试中开拓电影表现的范畴和方法。

所以,如果称《地球最后的夜晚》是“烂片”有些不公正,因为毕赣完全专注于个人化的诗意表达,这是他的语言方式,但是《地球最后的夜晚》确实有败笔之处,那便是手法的部分重复。

与《路边野餐》一样,《地球最后的夜晚》在用同样的剪辑方式来呈现梦与现实,这就让识破了他的手法的观众感觉到倦怠。如同是魔术之手已经失灵,但魔术师还在表演。

据猫眼数据显示,《地球最后的夜晚》用户活跃城市占比中,二、三、四线城市用户群体大过一线城市。也就是说,以小镇青年为主体的观影群体成为了购票主力,他们显然没有足够的文艺片的鉴赏经验。

但营销的成功却使得,根本不会喜欢这类影片的观众也进入了影院,无形中给这部电影扩大了对立面。《地球最后的夜晚》在“浪漫爱情”糖衣炮弹的包裹之下,去讲了一个晦涩的、意义缺失的梦境,这会令观众感到受了“欺骗”。

现如今,没有哪部电影不营销,所以,营销本身无可厚非,只是究竟什么样的电影,能够称得上是一部大众喜闻乐见的优秀文艺片,还有待中国影人去继续探索。

被网友指出海报抄袭

《地球最后的夜晚》遭遇恶评的同时,该片还遭遇了其它的质疑。首先,其海报被网友指出涉嫌抄袭。有网友扒出海报中男女拥吻的剪影,与2010年出版的日本小说《枕女优》封面近乎一致。

虽然也有网友表示,这些“重合”可能是一种“致敬”,但另一方的网友则表示,影片的“致敬”未免太多了,该片的首张海报已经“致敬”了法国画家夏加尔的作品《散步》。

而目前的中文片名“地球最后的夜晚”,也被网友指出,其“借鉴”了智利小说家波拉尼奥的同名短篇小说集《地球上最后的夜晚》。

举报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