批阅

银亿启示录

天塍书斋 01-03 14:16

2018年楼市调控政策堪称史上最严,全国各地调控政策超过300条。调控政策的特点是由紧到松:3月全国“两会”重申“房住不炒”,7月底政治局会议“坚决遏制房价上涨”,8月住建部要求“稳地价、稳房价、稳预期”。2019年的新年,对于宁波的很多银亿房产购买者来说无疑是最沉痛的一年。近日,宁波银亿地产资金链断裂传闻在地产圈流传,项目施工放缓,业主开始维权。银亿股份发布公告称,因短期内资金周转困难,公司未能按时足额偿付“15银亿01”回售款本金3亿,除“15银亿01”外,银亿股份还在发行有“16银亿04”、“16银亿05”和“16银亿07”三只债券,分别涉及金额7亿、4亿和4亿元。由于各项财务指标的恶化,中诚信证评将银亿股份的主体信用评级及前述4只债券的债项信用等级均由BBB下调至C,并继续将公司主体及债项信用等级列入信用评级观察名单。这意味着,银亿股份未来将在市场上面对更高的融资成本和融资难度。

并购转型,资金吃紧2016年2月5日与CAP-CON签订股权收购协议并支付交易总价款4.91亿美元,折合人民币34.27亿元2016年3月6日与比利时邦奇签立了最终约定购买协议,交易价为9.48亿欧元,折合人民币为71.1亿元2018年8月28日,与日本艾礼富签立收购协议,涉及交易总额未披露银亿2015年年报在对公司未来展望就有说过:“谋求转型升级、多元化拓展、国际化经营为方向。”16年至18年,银亿不断地吸收着外部的资产。到目前,银亿拥有的资产规模超过430亿元,而2016年年报公布时,这一数值仅为252亿元。不到3年时间,资产规模增长近70%。在上述数字扩张的同时,其产业面亦在短时间内从房地产扩张到汽车相关产业,如汽车动力总成业务、汽车安全气囊气体发生器业务。然而这快速的扩张,带来的不仅仅是转型的收益,同时带来的还有资金上的周转困难。其实在收购日本艾礼富时,资金上的吃紧就略现端倪,其并购时引入外部资金,卖出时选择一半现金一半股份的方式就已经显示出资金不再充裕。

股权质押,抛售资产据iFinD统计,熊续强名下公司与一致行动人名下的股票已大部分处于质押状态,其子熊基凯所有持股已全部用于质押,银亿控股82.94%持股已被质押。上市公司康强电子亦有类似表现,熊基凯全部持股已被质押,做为康强电子第一大股东——宁波普利赛思有限公司(为熊续强旗下公司)对康强电子持股100%已处于质押状态。而上市公司ST河化的质押筹码也用尽,银亿控股29.59%的持股已全部用于质押。在股权质押无法补上资金漏洞的压力下银亿股份开始出售资产。

12月18日,银亿股份公告,公司控股股东银亿控股及其一致行动人熊基凯与宁波开投签订《转让协议》:前者以5元/股的价格向后者转让上市公司股份合计2.07亿股,以归还宁波开投借款本息合计1.03亿元;12月25日,银亿股份宣布,拟作价8739.82万元将子公司宁波银恒房产66.47%股权转让给上海奥誉置业,且由后者承接标的已形成的股东借款本金及利息、其他应收款合计5.75亿元;融资困难,雪上加霜随着房地产调控政策进一步升级,房企的融资环境持续收紧,新房销售降温,全国多数地区楼市快速降温。房企打折促销的案例急剧增多。下半年以来,上海、杭州、天津、苏州、合肥等热点一二线城市出现多幅土地流拍的现象,并向三四线城市蔓延。今年以来,易居房地产研究院监测的40城土地成交溢价率也持续下行,11月为10.2%,已下滑至2011年以来的历史低点附近。在大家都打出“活下去”的大环境下,资金的筹集对于出现信用危机的银亿来讲,无疑是雪上加霜。

其实,银亿光芒的褪去只不过是诸多房企的缩影

本文由“天塍书斋”原创发布,2019年01月03日

举报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