批阅

明阳智能借外来“和尚”念“经”,董秘同业兼职独立性存疑

壹财信 01-18 10:50

作者/《壹财信》南柚,发自广州

外来的和尚会念经。这一幕也在资本市场上演,明阳智慧能源集团股份公司(以下简称“明阳智能”)核心技术来自德国,在技术使用和产品销售区域上备受限制,但却成了公司“脸上贴金”的筹码,公开宣称“打造全球顶级的风机制造商和清洁能源整体解决方案的提供商”。

看似底气满满,而之所以能够在明阳智能的运筹帷幄之中,或许离不开董事长张传卫,其善于“杠杆”的能力不仅于此,甚至曾向时任广东省科学技术厅厅长李兴华行贿。

而企业信息披露“传声筒”的董秘刘建军,似乎也忙着“吃着碗里,看着锅里”,在同样经营风力发电业务的公司担任监事,涉嫌同业竞争,公司独立性存疑。

董事长张传卫行贿

1月11日,《壹财信》曾在《明阳智能秀财技或“美化”报表,子公司遭处罚未披露》一文中,提及明阳智能赊销高企,坏账计提少于同行,子公司环保处罚未披露等问题。

而事实上,明阳智能面临的问题远不止于此。

根据招股书,风电行业属于技术密集型行业。风力发电机组的设计、制造、安装等环节会涉及多个学科领域的知识,其中包括空气动力学、流体力学等等。并且,风力发电机组运行的可靠性和稳定性需要较高的技术和质量保证。

令人不解的是,明阳智能的员工大多数为大专、高中、中专及以下学历,占比62.37%,研究生研究生及以上的员工占比仅为6.84%。

需要注意的是,明阳智能的董事长曾向时任广东省科学技术厅厅长的李兴华行贿。

根据(2015)粤高法刑二终字第177号文件,2007-2013年,广东省科学技术厅厅长、党组书记李兴华在任职期间利用职务之便为他人谋取利益,其中就包括收受了广东明阳风电产业集团有限公司(明阳智能前身)董事长张某6贿送的美元2万元。

根据招股书,明阳风电为明阳智能的前身,2006-2017年3月,张传卫一直担任明阳风电董事长。

借外来“和尚”念“经”

作为技术密集行业的明阳智能,研发实力存疑的结果或许便是明阳智能的核心技术起源于与德国aerodyn公司的合作开发,且备受限制。

根据招股书,2008-2016年,明阳智能为了获得风机技术的使用权,先后两次与aerodynAsiaCo.Ltd签订知识产权授予协议。

根据双方在2016年签署的《PrincipleAgreementtoterminatetheLicenseAgreementforSCDTechnologyof28July2008andtoarrangeaJointDevelopmentAgreementforSCDTechnology》协议,aerodyn公司有权向中国境外的其他许可证持有人授予3.0MW和6.0MW的进一步许可,以及Aerodyn的SCD技术新发展,而在中国境外的任何地域,明阳智能不能授予分许可证。

在西欧(挪威、瑞典、芬兰、丹麦、西班牙、意大利、葡萄牙、希腊、德国、法国、比利时、英国、爱尔兰、荷兰、卢森堡、奥地利和摩纳哥),只有在中国投资或由中国融资机构资助的境内/境外项目中,明阳智能才能分销SCD产品的权利。

外来的和尚会念经,只是这本“经”成了明阳智能“脸上贴金”的筹码。明阳智能公开的宣传资料显示,打造全球顶级的风机制造商和清洁能源整体解决方案的提供商,不知底气从何而来。

董秘同业兼职独立性存疑

“吃着碗里的,看着锅里的”是所有行业的忌讳,而明阳智能董秘却在同行业公司兼职。

根据招股书,刘建军在明阳智能担任董秘一职,同时他也在都兰大雪山风电有限责任公司(以下简称“都兰大雪山风电”)担任监事。

根据工商局数据,明阳智能与都兰大雪山风电目前并无股权关系。

然而,都兰大雪山风电的经营范围为风力发电,与明阳智能旗下多家子公司的业务存在重叠。

而根据招股书,明阳智能旗下10家子公司,分别为大庆中丹瑞好、大庆胡吉吐莫、大庆杜蒙奶牛场风电、大庆胡镇奶牛场风电、大唐恭城、新疆万邦、扶余吉瑞、扶余吉成、扶余富汇、扶余成瑞主营业务均为风力发电。

作为明阳智能的董秘,主要负责信息披露等事务,对内要负责股权事务的管理,而他在同样经营风力发电业务的都兰大雪山风电担任监事,则明阳智能的独立性存疑。

注:本文为《壹财信》原创,首发1caixin,转载须注明完整来源,违者必究!

举报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