批阅

老厂长张世豪携两女“帷幄”宁波水表,“打折式”国企私有化之殇

壹财信 01-18 18:10

作者/《壹财信》牧风,发自广州

国企改革多年之后,一段段尘封的往事逐渐展示在世人眼前。这其中不乏精彩的“案例”,宁波水表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宁波水表”)便是其一。

彼时,宁波水表厂进行国企私有化,在张世豪厂长“帷幄”下,这个成立四十余年的水表厂经历了一段扑朔迷离的往事。宁波水表的净资产,经过一番所谓“剥离、提留、调整”后,近八成由此“蒸发”。而最终的私有化成本还在此基础上打了九折,不合规定的打折“套路”,匪夷所思。

不得不说,能将股权运作玩出“花样”来,“张家”无疑是最大赢家,经营权基本上牢牢掌握在“张家”手上,其财富已超6.5亿元。

“打折式”国企私有化

由宁波水表厂改组设立的宁波水表,在改组设立股份公司前后业务流程没有发生变化,主要从事机械水表和智能水表的研发、生产及销售。

回顾宁波水表的发展史,1958年1月,地方国营企业宁波综合仪表厂成立;1965年,宁波综合仪表厂更名为宁波水表厂;1986年,宁波水表厂由地方国营变更为全民与集体联营;1992年2月,张世豪成为宁波水表厂的法定代表人。

2000年9月26日,由张世豪等408名自然人作为发起人,通过整体改建宁波水表厂,发起设立宁波水表股份有限公司,注册资本为1000万元。

值得一提的是,宁波水表厂改制一年后的,宁波市国有资产管理局才批复宁波水表厂国有资产的转让。

至此,宁波水表厂完成了国企的私有化,实际控制人为张世豪、徐云、王开拓、王宗辉、赵绍满五人,而这五人在原国有企业宁波水表厂2000年改制时均为企业高管,其中张世豪为厂长,徐云为副厂长,王宗辉为国际贸易部副经理,王开拓为办公室主任兼小表厂厂长,赵绍满为副厂长兼任国际贸易部经理、研究所所长。

将时间调回到2001年10月30日,彼时宁波水表厂评估净资产为4,665.2万元,经过一番所谓“剥离、提留、调整”后,净资产变为1,089.48万元,近8成的净资产由此“蒸发”。

精彩的是,不仅“剥离、提留、调整”,彼时宁波水表厂1,089.48万元的净资产,还要打九折卖个职工,理由是根据《浙江宁波关于市属国有企业产权制度改革的若干意见》第三条规定“国有企业产权转让价款原则上在企业改制后企业重新取得法人资格前一次性付清,一次性付清的转让价款优惠10%。”。

实际上,宁波水表在2000年9月29日便取得了宁波市工商行政管理局核发的企业法人营业执照,而一年后的2001年10月30日,不合规定的“打折”,则匪夷所思。

但无论游戏怎样精彩,国资流失都是不争的事实,而彼时张世豪厂长“帷幄”下的宁波水表厂,所谓“剥离、提留、调整”则显得扑朔迷离。

漫长MBO路“张家”为赢家

财富超6.5亿元

完成了国企私有化的宁波水表,在408名自然人股东面前,管理层的持股比例少得可怜,尤其张世豪在改制后的持股比例仅为8%,MBO之路还长。

截至2005年11月,董国良等34人将其持有的84万股股份转让给张世豪等人,转让完成后,张世豪持有宁波水表116万股,持股比例为11.6%。

2005年12月至2007年2月,张世豪收购了忻振、杜兰逊、王南方等8人的股份后,持股比例上升至13.3%。

考虑到股权结构分散,宁波水表通过一系列运作。截至新三板挂牌前,宁波水表的前五大股东为张世豪、王宗辉、徐云、王开拓、赵绍满,持股比例分别为26.72%、10.46%、10%、7.5%、7.5%。彼时,张世豪的两个女儿张蕾和张琳共持有公司7.33%股份,父女三人的话语权逐渐增厚。

2016年1月15日,宁波水表登陆新三板挂牌交易,而转板A股后,张世豪、王宗辉、徐云、王开拓、赵绍满的持股比例分别为26.4%、10.04%、7.54%、6.22%、6.43%,张世豪的两个女儿张蕾和张琳共持有公司的股权比例为7.3%。

若以16.63元/股的发行价计算,张世豪的“张家”共3,951.53万股的市值则至少为6.57亿元。

不得不说,能将股权运作玩出“花样”来,“张家”无疑是最大赢家。目前,宁波水表的董事长为张世豪,财务总监为张世豪的女儿张琳,经营权基本上牢牢掌握在“张家”手上。

注:本文为《壹财信》原创,首发1caixin.com,转载须注明完整来源,违者必究!

举报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