批阅

广发基金旗下两任基金经理,坑苦广发改革混合

号外财经 03-04 16:09

文/号外财经,厉山

在2014和2015年的牛市影响下,不少基金公司都发行了大量产品,然而风光过后却总是一地鸡毛,正如广发基金当时发行的广发改革混合一样,只是该基金完完全全的错了的牛市,而在熊市开启之时运作,更悲催的是还是找了一位2年的新人管理,导致一年多后基金亏损23%,然而在愤然换人之后,目前的基金经理又继续亏损了28%,让投资者欲哭无泪。

“改革春风吹满地”

唯独错过广发改革混合

2015年6月份,牛市挥挥手走了,2015年7月份,广发改革混合来了。其投资目标介绍,该基金“在严格控制风险和保持资产流动性的基础上,通过大类资产的合理配置,并精选受益于改革相关主题的股票进行投资,力求实现基金资产的持续稳定增值。”

然而理想很丰满,现实很骨感。从当时的重仓股看,该基金并没有持仓改革类股票,而是以成长股为主,前十大重仓股里全都是中小创股票。2015年四季度前十大重仓股包括新开源、天齐锂业、美亚柏科、赣锋锂业、同有科技、光环新网、奥马电器、四维图新、迅游科技、二六三。恰好此后成长股反弹,让该基金业绩上涨到1.28元左右,不过此后广发改革混合就踏上了“一路向西”的囧途。

但号外财经根据2015年年报了解到,当时基金经理在年报中已经表示了2016年的风险,“从目前的国内经济环境和各类资产的状况来看,2016年是非常难赚钱的一年,另外美国进入加息周期,每次美元周期都会引起全球的经济动荡,总会有新兴的经济体出现危机,所以整个2016年要以防范风险为主,适当参与市场行情,单纯进攻式的打法可能不会有好的效果。”

无奈,在2016年,广发改革混合还是主要以成长股为持仓对象,这让该基金在2016年大亏了39%。当时的基金经理叫白金,资料显示,其2011年7月至2015年1月先后任广发基金管理有限公司研究发展部和权益投资一部任研究员,此后任基金经理,一直到2017年4月份离任。

2017年第1季报中,基金经理表示:“本基金相对看好家电、环保、传媒、计算机、军工、非银、农业等行业,因为这些行业的估值低于历史均值;另外有色、煤炭、化工等行业仍会保持较快的利润增速。预计2017年的机会更多的出现在以上行业中,如何做配置以及选股,需要进一步做工作。”

但在2017年前三个季度,广发改革混合的重仓股还是以中小创为主。对于季报中提到的利润增速快的大宗商品行业,和估值低的家电行业很少涉及。直到四季度才换成了银行、保险、白酒、家电等公司。但不巧的是,在涨幅巨大之后,这些股票大都出现回调,导致2017年四季度基金净值下跌了2.09%,而全年错失消费股更让广发改革混合下跌了0.13%。2018年整体下跌,该基金继续下挫猛烈。

两任基金经理“联手”入坑

4年老将依然盈利无望

通过白金的操作,让广发改革混合下跌了23.9%,而此后的王小松虽然累计经验长达4年多,但还是在管理该基金1年多后,继续让净值又亏损了28.61%。

据号外财经了解,王小松自2007年7月至2009年9月在联合证券有限责任公司投资银行总部从事投行业务,2009年10月至2013年5月先后在华泰联合证券有限责任公司和国联安基金管理有限公司任研究员,2013年6月起加入广发基金管理有限公司,先后在研究发展部和权益投资一部任研究员,2014年其任基金经理。2018年该基金大跌34.4%的杰作正是出自王小松之手。

一季度其重仓顺利办、欧菲科技、贵州茅台、五粮液、万科A、保利地产、索菲亚、东山精密、金风科技、双汇发展,二季度变化并不大。三季度除了白酒、家电以外还增加了航天信息、用友网络、广联达等科技股,四季度整体变化也不大。

然而2018年四个季度的跌幅全都大于同类均值,也凸显了王小松在股票配置方面的能力欠缺。一季报,王小松对后市的操作写到“后续的操作中,本基金会保持相对平衡的配置结构,并在此基础上寻找更多的绝对收益机会,努力提升净值表现。”

二季报中介绍到“二季度,本基金整体表现不佳,净值没有明显改善。二季度大幅增加了食品饮料和家电等消费板块,但是受到地产、高端制造等板块下跌的拖累,组合调整没有带来明显的超额收益。后续操作中,本基金会调整到相对平衡的配置结构,逐步增加科技和医药板块配置;此外,随着全年业绩逐步明确,行业中的公司分化会加大,本基金会更注重精选个股,以努力提升净值表现。”三四季度同样还是在处于自我检讨和不断纠正错误的阶段。

两位基金经理将广发改革混合的累计收益管理成-46.10%,自然没有投资者愿意跟随这样的产品,从2015年三季度其基金份额13.32亿份,到去年底时,份额减少到了5.36亿份。

举报

号外财经

关注2 | 粉丝2189

+关注
 
-->